L 行业新闻
Listing
联系我们 | contacts us
电话:XXXXXXXX
邮箱:XXXXXXXX
QQ:XXXXXXXX
地址:XX省XXXXXXXX

您现在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

整体业绩向好 券商上半年资管收入为何拖后腿?

2019-10-15 18:09

8月26日,随着长城证券、国信证券中报的出炉,券商行业上半年各业务经营情况更加清晰。从已披露半年报的券商来看,上半年资管业务明显不太好过。   受政策、资金、市场等多重利好,2019年上半年各券商总体赚得“盆满钵盈”。不过,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,131家券商上半年资管业务净收入为127.33亿元,较去年同期净收入138.88亿元下降8.32%,为行业四大传统业务中唯一业绩下滑的板块。   中小券商首当其冲   截至8月26日,不少于20家上市券商发布了半年报。从各业务板块来看,除资管业务外,券商其他各业务线营收、净利绝大多数实现同比增长,仅个别券商出现业绩下滑情况。   券商资管出现艰难转型局面,半数左右券商资管收入水平出现下降。   记者统计的20家上市券商中,中信证券是唯一同比下降的龙头券商,不过其整体资管业务水平仍遥遥领先行业,12家券商资管业务净收入不足1亿元。多数券商同比增幅有限,仅国海证券同比增加88.73%,表现亮眼。而更多的券商资管业绩同比下滑,其中华西证券和西南证券同比减少逾50%,国都证券、太平洋证券同比减少30%以上。   虽然没有可比数据,长城证券在半年报中表示,降杠杆、去通道、打破刚性兑付影响持续加深,券商资管规模收缩显著。实际上,多数券商均受上述因素影响,这也是券商资管业务同比下滑的主要原因。   政策不断规范   对于资管业务营收、利润率下降,券商纷纷表示受政策影响较大。例如,华西证券半年报显示,2019年以来,资产管理行业监管新规给行业带来的影响持续,全行业业务规模进一步缩减,资产管理行业面临回归主动管理的转型压力。太平洋证券也指出,报告期内受资管新规和结构性去杠杆影响,公司有序压降通道业务管理规模,资产管理手续费净收入下降。   实际上,自2018年4月28日资管新规落地以来,行业资管的新格局正在形成。多数机构尤其是大券商提出“大资管”计划,以求通过资管业务的资金端、产品端和资产端与其他业务板块形成协同效应。   “新资管时代下,资管行业在产品格局、投资者行为和投资者选择方面均会面临重构,券商资管在资金端、产品端和资产端也会产生相应变化:资金来源将更多向个人客户倾斜,产品转向主动管理类私募证券投资产品,同时更加注重主动管理类证券投资能力的培养。”华创证券分析师徐丰羽表示。   徐丰羽指出,在资管行业格局重构的时代,各类资管机构在统一监管标准下重新竞争。券商资管想要在竞争中拔得头筹,应当依靠券商牌照充分发挥“全业务链”优势,利用证券公司各个业务板块,链接资管业务资金端、产品端及资产端,以证券公司全牌照优势的“不变”应对行业格局的“万变”,逐步回归券商资管“代客理财”的本质。   除了资管新规,相关政策不断出炉,也改变着资管生态环境。   2018年11月30日,证监会发布《证券公司大集合资产管理业务适用<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>操作指引》,对于大集合对标《资管新规》进行公募化改造给出了细化整改方案,大集合公募化转型箭在弦上,涉及产品规模高达7000亿元。   近期,证监会官网公告显示,首只券商大集合资管产品转公募已获批,为东方证券资管旗下东方红启元灵活配置混合基金。除东方证券外,中信证券、国泰君安证券的集合资管计划变更将在获批后公示。   东证资管相关人士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此次大集合改造涉及的估值核算方式的调整,是大部分没有公募基金运作经验的券商的改造重点。相比其他券商,公司自2013年取得公募牌照后,运营系统就开始按照公募基金的估值核算要求进行部署,并已经在2014年,就完成了所有大集合产品参照公募基金的估值核算的切换。”   此外,8月初,最高____发布《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(征求意见稿)》(简称《会议纪要》),同样刷屏资管圈。其中指出,发行人、销售者以及服务提供者(简称卖方机构)对金融消费者负有适当性义务,卖方机构未尽适当性义务导致金融消费者损失的,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这被称为“最严金融销售规定”,还有业内人士解读为将“重塑资管行业生态”。   受多方夹击   由此看来,券商资管转型早已箭在弦上。目前来看,券商资管还面临信托、银行理财子公司等多方竞争,而且券商资管并不占优势,可谓“处处受夹击”。   据了解,一段时间以来,银行理财子公司不断获批设立,从资金、资产、客户、人才等多方面给券商资管业务的转型带来巨大挑战。日前,中基协发表文章指出,证券期货资管业务面临银行理财子公司等新兴资产管理机构的挑战,转型压力巨大。   而在年初,一则“信托可发行1万元起购的公募产品”的消息再次激荡在“资管江湖”,甚至连占有先天优势的银行理财子公司也感受到压力。   在多方夹击之下,券商资管相形见绌,短板凸显:   虽然券商资管也可发行公募基金,但行业有公募牌照的券商仅占20%左右;   其次受“双25%”限制,“非标”投资远远比不过信托;而现金管理类产品严格受风险准备金限制,也比不过银行;   此外,税收优势不敌公募基金,目前券商资管的大集合正在大规模改造,产品投资要求、持有人等都按照公募基金执行,却不能像公募基金一样享受税收的豁免。   在此局面下,不少大券商开启强强联合的策略,纷纷表示要加强与理财子公司等机构的合作。这意味着中小券商的未来处境更加艰难。   “客观来说,一方面宏观经济形势严峻,金融监管趋严,外部环境对中小券商越来越不友好,中小券商发展的途径越来越窄;另外一方面,中小券商确实存在抗风险能力较低,风险控制能力较弱的特征。”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表示,只有具有鲜明特色的中小券商才有未来。(刘新余)